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文/老C 

 

1、

 

周日晚上,当时Trump已经表态支持Oracle和字节跳动的交易,美方谈判团队应该也都没问题了,字节跳动官方也发了交易结构的说明。声明中说,字节跳动将持有TikTok Global 80%的股份,Oracle和Walmart投资后将持有20%的股份。

 

当时我感觉TT的交易基本尘埃落定了,周日晚上写了一篇,但没写完,周一晚上才发。

 

从TikTok事件,看中美的长期博弈

结果,美国时间周一,(中国时间周一晚)就在我发文章的同时,风云突变。

 

先是Trump再发狠话,说原先的交易结构不符合他的要求,要求Oracle和Walmart完全控制TikTok Global。随后Oracle发声明,称原先的双层交易结构不行,要求变成单层,字节的所有股东要直接映射到TT Global中,

 

改成单层架构后,就把只是算术意义上的美方多数持股,变成真正的美方多数持股。

 

中方这边,环球时报胡总编首先在英文推上发话,说中国不会批准TT的交易,随后今天早上发了中文环球时报社评。

 

于是,这次我被啪啪打脸了。

 

我还是完全低估了特朗普的多变。出尔反尔是他的拿手好戏。

 

所以,昨晚就熬夜又写了一篇,以此来表达对读者的歉意,哈哈。

 

写的比较急,估计错字不少,大家见谅。

 

 

2、

 

这件事情让我联想到了当时贸易谈判中的一个细节。

 

大概是在2019年吧,中美双方的一线谈判团队已经基本达成一致,双方签署了意向,各自返回准备签约时,最后却宣布破裂没签成。

 

当时,美方媒体铺天盖地给中国泼脏水,说中国出尔反尔不讲信用。说中国政府否决了一线谈判团队的已经达成一致的草案,一切都是中国的错。

 

看到美国媒体的报道,当时我就很怀疑这个说法,现在通讯技术这么发达,中国的政府的内部沟通也非常顺畅,谈判团队也得到领导层的高度信任,怎么会出现谈判团队会擅作主张,签署草案,而被领导层否决呢。

 

现在看起来,出尔反尔的应该是美国了。和TikTok这个事情一样,我猜想那次也是同样的情形。在双方谈判团队达成一致后,特朗普在最后关头又狮子大开口,提出了新的要求。中方没被吓住,严词拒绝,因此谈判破裂。而美国媒体政治立场坚定,肯定站在美国一边,拼命给中国泼脏水。中方没有接受特朗普出尔反尔提出的新的要求,就变成中方出尔反尔了。

 

当时我们新闻中看到不止一次,会谈后,双方都表示谈判顺利,准备签署协议。然后过几天谈判破裂的新闻……现在看起来,应该都是美方最后关头屡屡提出新的额外要求。

 

我记得特朗普写的《交易的艺术》里面有以下的内容:

 

谈判就要极限施压,开始提出非常离谱对方完全难以接受的条件,先给对方当头一棒。

 

在谈判基本达成一致时,大家都精疲力尽准备签约时,出尔反尔额外提出新的条件。到时候对手因为太过疲惫,急于达成协议,就会做出新的让步。

 

这两条谈判技巧,特朗普引以为豪,称之为交易的艺术。

 

 

3、

 

让我们回到TikTok这个交易。

 

首先,字节官网发了一个声明,澄清了一些交易架构的内容。估计当时字节也觉得问题不大了。这个结构我也觉得挺好,是一次胜利。

 

这是一个双层架构。

 

在TT母公司字节跳动中,美方投资者持股40%,并没有过半数,没有控制权。

 

而TT Global中,字节持股80%,美方(Oracle和Walmart)持股20%。

 

穿透计算,美方过半数,40%*80%+20%=52%。但实际控制权没有变化。母公司字节跳动美方没有控股权,而在TT Global上,字节持股的80%只能有一个声音。这样虽然穿透计算美方的股份超过50%,但还是无法控制TT Global。

 

至于董事会美方占四人,这个无所谓。大家觉得美国企业董事会说了算。这是因为美国上市公司股东都非常分散。没有大股东,董事会小圈子取代了股东会的地位。而如果字节占80%的股份,字节做为绝对控股的母公司是绝对有权力提名大多数董事的,原先的架构,控制权没有变化。

 

而源代码审查,和数据安全,我之前说了,都是有先例的。例如华为在布鲁塞尔。微软也允许中方审查源代码。

 


 

然而,如果双层结构不行,要求单层结构,把字节的股东映射到TT Global中,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TT Global的股权结构,就从算术上的美方超过50%,变成了实际超过50%,那就真的不一样了。

 

字节跳动,将失去对TikTok Global的控制权。

 

这个结果,正如环球社评所说,中国政府很难接受,我相信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也不会接受。

 

 

4、

 

现在大家大概知道了,字节跳动是TT的母公司,美方股东占股比例是40%左右。字节跳动内部也是比较复杂的。

 

如果我们分析TikTok的博弈,首先我们要先从字节的股份架构中入手。

 

字节跳动之前经过多轮融资,创始人的股份肯定被大量稀释了。这样也很正常,腾讯阿里上市时,马云和马化腾的股份占比,也被稀释的很低了。

 

美方投资者40%,应该还有其他投资者,创始人和管理团队的股份有可能不到50%了

 

投资者投资,最终是要退出的,要高位套现,不会和企业走一辈子。投资是个交易。就是为了要赚钱。什么有利于赚钱就做什么。投资者和企业的关系,顶多是个短期的情人,双方各取所需。

 

美国的投资者更是这样,中美之间要是站队,肯定站美国一边。

 

所以,张一鸣在字节,大概率受到了投资者要求他妥协,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巨大压力。

 

我在写TT事件的第一篇文章,有这么一段话:

 

《压力之下的TikTok,何去何从》

“创业者,在被现实打得灰头土脸之前,都多少是有一点梦想的。

 

张一鸣2012年创办头条,一开始就与行业巨头在核心流量市场中拼杀。在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市场,腾讯是一个比美国政府强大得多的对手(笑)。当年,张一鸣腾讯都敢正面挑战的。(笑)

 

在今天,在一个建立一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互联网平台这个梦想面前,我不相信他会因为美国政府的压力,就放弃这个梦想。

 

失败了就如何了?败给全世界最强大国家的政府,虽败犹荣。

 

为什么不再努力一下呢?我相信张一鸣不会甘心把Tiktok卖掉。我也相信,头条走到今天,碰到的艰难关头不知有多少,美国政府的可能封杀,绝不会最难过的一关。”

 

我相信张一鸣自始至终都不甘心屈服,不甘心失去TikTok的控制权。

 

美国媒体也有很多这方面的报道。说字节的投资者希望卖掉TikTok,而张一鸣拒绝接受,拒绝出售TikTok的控股权。

 


 

CFIUS是去年就开始调查字节,要求剥离TT 美国,特朗普7月介入。中国政府直到8月底商务部颁布出口清单之前都没有介入干涉,认为这是企业行为。

 

在特朗普介入前,我们的行业主管部门并不了解TT,不了解TT在美国和全球的巨大影响力,对CFIUS对字节的调查也不关心。直到8月初,还没有任何介入的意思。

 

8月底商务部那个规定出来前,字节和美国政府已经谈了很长时间了,一直还没谈成。既然没谈成,肯定有人在抵抗不愿意卖。

 

那么我问一句,在字节内部,谁在抵抗呢?

 

肯定不是占40%的美国投资者吧,也不会是唯一目的就是要赚钱的其他投资者吧。

 

要知道卖了美国业务对投资者来说反而利益最大化。在抵抗的只可能是张一鸣。

 

但他也没持有字节过半数的股份,他一方面要抵抗美国政府,一方面要抵抗字节的美国股东给他要求配合出售的压力,腹背受敌。

 

要是真的他是一吓就跪,在商务部8月底规定出台前,早就谈成了。至于纠缠反复大半年吗?

 

所以,我认为商务部的规定是给张一鸣的援军,那些投资者不是想赚钱吗?你们听了美国的话就得罪了中国政府,会鸡飞蛋打啥都没有。毕竟,字节跳动大部分收入都在中国,估值的三分之二也都是中国业务。

 

小公司老板出去做商务谈判时,经常就印一个销售经理或者销售总监的名片。一方面是让对方感觉公司大,另一方面,可以创造一个“老板”。谈判不顺利时,就和对方说,我也想谈成呀,我也觉得您的要求很合理,但我老板不同意呀。用虚拟的老板划出底线,然后本人可以继续和对方搞好关系不撕破脸。

 

商务部出台规定、字节官方秒回应,说要严格遵守。这个至少是双方有心照不宣的默契。这个神助攻帮助张一鸣扛住了内部和外部的双重压力。

 

中国政府某种意义上扮演了TT谈判背后的老板这个角色。划出了底线,帮助张一鸣扛住了字节跳动美方投资者的压力。

 

 

5、

 

Oracle现在提出的,现在这个双层改单层架构,非常阴险。

 

这个架构,非常符合字节跳动投资者的利益。按双层架构,TikTok Global上市,字节持股80%,字节的投资者没有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的,没法套现,捞不到好处。

 

在单层架构下,字节投资者直接持有TT Global,这个上市公司的股票,上市后直接可以卖股票。

 

所有的投资者都希望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票,不愿意间接持股。

 

对Oracle对这个新方案,张一鸣面对的字节投资者压力会更大,抵抗会更加困难。

 

美国的VC不是省油的灯,非常强势。我记得看过一个美国VC大佬的专辑,其中有一个情节是,VC大佬在董事会上,指着创始人的鼻子大骂,大意是尼玛滚出我的公司!

 

乔布斯作为苹果的创始人,也被投资者赶出了公司。

 

是否接受Trump的新要求,字节股东内部和董事会应该会有一轮新的博弈。那些期望通过TikTok上市套现的字节跳动投资者,应该会给张一鸣施加巨大的压力。

 

和我当时第一篇文章的观点一样,我相信张一鸣是不愿意放弃不愿意屈服的。他要愿意屈服,交易早就谈完了。

 

如果张一鸣愿意坚持的话,商务部的规定,环球的社评,都是帮助他的武器。

 

另外,中国政府的审批,是需要时间的,批着批着,美国就大选了。

 

在问题难以解决的情况下,拖也是一个办法。等待政府审批也是拖的手段,反正快要大选了。

 

TT是中国互联网全球化先驱,也打破了美国互联网公司在全球不可战胜的神话。(之前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主要的成功还是在国内)这个是非常难得的成就。

 

只要字节能保住对TikTok Global的绝对控制权,适当的妥协都是值得的。但是如果妥协的代价是丧失TikTok的控制权,那么就必须对抗到底。

 

 

 

 

话题:



0

推荐

西西弗评论

西西弗评论

72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博士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