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西西弗评论 > 狂飙突进的“蛋壳”,一触即溃的“蛋壳”

狂飙突进的“蛋壳”,一触即溃的“蛋壳”

  文/老C

  1、

  “蛋壳公寓”曾经也有过高光时刻。在10个月前的2020年1月17日,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股票代码“DNK”,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市值高达二十多亿美元。

  上市距离2015年1月蛋壳公寓成立,仅仅过了5年时间。5年从无到有,做成一家二十多亿美元的上市公司,这五年是光荣与梦想,狂飙突进的五年。

  从上市到倒塌,仅仅过了10个月。

  根据蛋壳公寓的季报,截止2020年3月31日,蛋壳公寓拥有41.9万套公寓,如果每套公寓平均居住2-3人,大概有数十万房东和近百万租户。

  2020年11月,蛋壳工具资金链断裂,数以万计的租户,在寒冷的冬天,面临被赶出温暖的家园的不幸命运。

  谁之过?

  2、

  关于蛋壳的商业模式,网上各种分析文章很多。简单来说,就是蛋壳一次性收取了租客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预付租金,然后分月付给房东。

  这个没啥稀奇的。预付模式,哪里都有。

  我曾经居住多年的小区,底商的理发店转了几次手。每次转手,办了预存卡的小区住户,卡里的钱都基本上鸡飞蛋打。

  公司附近常去的健身房,也关门大吉,预存的年卡,自然也化作飞灰。

  易到用车出事后,我玩命使用,把账户的金额花的只剩下赠送的38.87元,松了一口气,总算没亏。但OFO上预存的99元押金,估计是拿不回来了。

  最近爆雷的优胜教育,也是学生预存学费,然后资金链断裂。学费交了,要上的课却没了。

  小到一家理发店,健身房,大到科技媒体上的创业明星。押金和预存的爆雷,时不时都能看到。

  预存,一下子大笔现金回炉。这个诱惑很少人能克制。为了收钱回来,不惜大打折扣。

  然而,预存收钱的时候多爽,后面就多痛苦。

  我现在住的小区楼下的理发店,坚决的现款现结不办卡。懂得自我约束,才能长久。

  蛋壳会更复杂一点。蛋壳的模式,本质是一个中介撮合平台,提供一些增值服务。爆雷不仅仅涉及到交了钱的租客,还涉及到房东。房东收不到房租,轰人,也是合情合理。租客交了钱没房住,扛着不走也是天经地义。房东租客利益冲突,自然就大打出手了。

  房东也没错,租客更没错。错的只能是蛋壳。

  3、

  “蛋壳”的命运,是飞奔的复杂中国创业界的一个缩影。

  在今天的,中国,有无数不可思议的创业故事。创业者从零起步,短短的时间中实现逆袭,成就神话。

  腾讯1998年成立,15年后,2013年,市值达到千亿美元。

  拼多多2015年成立,成立仅仅5年后,今天的市值高达1760亿美元。

  这些神话,激励一个又一个优秀的年轻人,投身创业的大潮,追寻自己的梦想。他们中有成功的,他们更多的是失败者。

  对一家企业来说,发展最大的瓶颈,就是资金。在还没有风险投资的那个年代,创业者为了获取资金,也是绞尽脑汁尽一切办法。

  如果问上一代民营企业家最痛苦的时刻,和银行打交道一定是其中之一。

  “王健林当时为了借钱创业,曾经被人拒绝了几十次。有一次王健林为了去找一个银行行长贷款,竟然在这个行长的门口等了他7天,最后才等到了他。”

  在有了风险投资的时代,创业者的日子好过了不少。但同时,风险投资的钱,把本来可以慢慢做十年十几年的赛道,在短短几年之内人工催熟,必须分出胜负。慢人一步的结果就是失败。

  风投的海量资金,催熟了一个个赛道,想扎扎实实慢慢发展,在风投泛滥的热点领域,已经完全不可能了。

  一个新赛道,第一年起步,第二年亡命狂飙,第三年大鱼吃小鱼剩几个寡头,第四年老大老二合并,五年行业垄断赢者通吃。已经成为了互联网的发展规律。

  风投催熟的创业者必须在短短的几年时间走完传统行业十几年几十年走过的道路。

  4、

  蛋壳看上去不缺钱,上市前,融资超过5亿美元,上市又拿了一亿多美元。

  但是,蛋壳烧钱的速度,远超想象。

  根据蛋壳的招股说明书和年报,2017亏损2.7亿元,2018年亏损13.7亿元,2019年全年亏损34.4亿人民币。

  2019年全年经营现金流出19.1亿人民币,投资现金流出20.4亿,融资49.5亿。2019年报中,蛋壳的短期负债(Current liabilities) 高达79亿。公司净资产为负57亿。完全资不抵债。

  纵然蛋壳19年底账面上还有30多亿现金,加上IPO融资的款项,加起来就算50多亿吧。

  以2019年净流出40亿的烧钱速度,加上2020年疫情导致的租金和出租率下降,账面现金到了11月就崩盘,丝毫不足为奇。

  一家上市公司,账面现金只能维持一年....这也是醉了。蛋壳的问题不是啥租金贷,是这个公司本身就是靠烧钱活着,VC上市的钱烧完了就只能去烧租户的预付租金。本质上和卖预付卡的理发店预收的钱经营不善花完了、然后倒闭没啥区别。

  然而,蛋壳的房东和租户,看到纽交所上市公司的光环,自然没有人会去仔细看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现金流。

  上了市,之前的投资者可以套现退出。倒霉的,就是蛋壳的房东和租客们。当然,创业者自己也不一定能跑掉。

  5、

  租客被赶出家门,不交租金了,但蛋壳这家公司也逃不了。

  为了更快回收现金,蛋壳让租客去申请租金贷,银行把钱一次性给蛋壳,租客分月还银行。

  然而,银行也不是傻瓜,要求蛋壳做担保。

  蛋壳的年报中有这么一段话:

  ”自2016年起,本集团与中国的金融机构签订协议,据此,本集团在租赁期开始时向金融机构收取本集团与个人居民签订的相关租赁协议的大部分租金。个人居民由金融机构进行评估。個別居民與金融機構簽訂融資協議,並按月向該等金融機構支付租金。本集团负责支付借款利息,年利率为6%至10%。如居民提前终止与本集团的租赁合同或居民拖欠金融机构月租费,本集团需向金融机构偿还本金。“

  这部分的金额是27.5亿元。如果这部分指的就是租金贷,实际上,蛋壳给金融机构提供了租金贷的连带责任担保。

  租客还不起租金贷,银行可以去找蛋壳。

  然而,现在蛋壳也还不起了。

  6、

  成者王侯,败者贼寇。

  中国近二十年的创业史,很多烧钱无数的企业,靠烧钱打死了一个个对手,最终走上成功的巅峰。

  也有最终灰头土脸,资金链断裂,远走他乡。比如“下周回国”。

  当“下周回国”的贾先生,看到新能源汽车火得发烫,蔚来的市值超越宝马逼近奔驰集团时,他心中滋味又是如何?

  他心里一定不服气,想:我走的路是对的,只是最后差一口气,运气不好。天亡我也非战之过。

  某种意义上也没错,蔚来一年多以前,也差点一口气缓不过来,创始人四处借钱,把之前创办的企业卖掉,孤注一掷在蔚来。也亏了合肥政府伸出援手。蔚来撑过来了,贾先生盘子太大没撑过来。

  商场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个赌场。企业家,本身就比常人更大的赌性。对他们来说,宁可轰轰烈烈的死,也不愿意平平庸庸的活。

  然而,那些寒冬中被赶出家园的租户们,他们又犯了什么错?

  对于那些期望轰轰烈烈的企业家,请不要把无辜的人牵扯进自己的赌局中。至少,不要让无辜的人为你的赌局付出被赶出家门,甚至妻离子散的下场。

  所以,对于那些搞变相高利贷的,在最基本生活需求上做文章大赌特赌的企业家,无疑应该被唾弃和惩罚。

  然而,类似的事情仍然会继续发生。新生事物也不能指望政府能面面俱到全部监管起来。

  中国政府已经算管得多的,管得好的。至少前段时间真的要人命的高利贷现金贷,算是控制住了。

  这个世界上,充满着太多无奈的故事。每一方都有自己的说法,自己的无奈。

  旧作一篇,大家可以看看

  《民营企业的罗生门》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