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西西弗评论 > 特朗普的“社会性死亡”与言论自由的边界

特朗普的“社会性死亡”与言论自由的边界

  文/老C

  美国社交平台对特朗普的封杀,已经不仅仅是封杀他的账户,而是封杀现实中特朗普这个人,以及一切他可能用来发声的途径。

  1、

  在1月6日特朗普的支持者冲击国会之后,特朗普在美国迅速的进入“社会性死亡的状态”。

  推特发布声明,由于担心更多煽动暴力风险,永久停用了特朗普的个人账号,特朗普的推特账号拥有8870万粉丝。

  在推特之前,脸书也发表声明,封禁了特朗普的账号。

  在被推特官宣封号后,特朗普在美国总统的官方账号(@POTUS,这个账号是总统官方账号,此前由奥巴马使用移交给特朗普,后面将移交给拜登)发言,特朗普的推文发出后,立刻被删除。

  特朗普的朋友圈和竞选团队的账户,福林,鲍威尔,林伍德一个个被推特永久封禁。

  立场比较偏特朗普的社交平台Parler,被谷歌应用商店下架,最新消息苹果应用商店也下架了Parler。

  美国社交平台对特朗普的封杀,已经不仅仅是封杀他的账户,而是封杀现实中特朗普这个人,以及一切他可能用来发声的途径。

  换句话说,特朗普在美国的主流互联网上,已经“社会化死亡”。

  美国社交平台封杀特朗普的情况如下:

  推特:推特宣布永久移除特朗普账号。同时移除多个特朗普朋友圈和支持者对账号。

  Facebook:脸书宣布无限期冻结特朗普账号。

  Instagram:INS也宣布冻结特朗普的账号至少两周。

  Tik Tok:删除多个违规标签。

  Youtube:视频网站Youtube加大对涉及选举欺诈内容的执行力度和处罚,比如删除内容和禁止上传。

  Reddit:禁止"r/DonaldTrump"的群组。虽然不是特朗普的官方组织或页面,但这是致力于支持特朗普的最大政治社区之一。

  Twitch:直播平台Twitch关闭了特朗普的频道,称此举是保护其社区和防止Twitch被用来煽动进一步暴力的必要步骤。

  Shopify:电子商务平台Shopify宣布,特朗普旗下的两家网店“永久移除”。

  Google:谷歌已经撤下了亲特朗普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序Parler。

  苹果:和谷歌一样,苹果表示,如果Parler不提出调整其内容的计划,就将把社交媒体应用程序Parler从其应用商店中移除。(最新消息是苹果也已经下架了Parler)

  Snapchat:Snapchat关闭了特朗普的账号,因为Snapchat认为该账号推广和传播仇恨,煽动暴力。Snapchat是第一批对特朗普的账号采取严肃行动的主要社交平台之一。

  Discord:网络通讯软件Discord禁止了“The Donald”的服务器。该服务器与特朗普支持者有关。

  Pinterest:主打视觉创意的Pinterest宣布,限制与支持特朗普的话题相关的标签。

  2、

  特朗普被封杀算不算损害言论自由?某些自由派的朋友,认为特朗普封了推特,才叫侵犯言论自由。推特封了特朗普,是一个商业公司在自己的平台上封了总统,不算侵犯言论自由。

  如果严格从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条文上看,推特封杀特朗普,确实不算违反第一修正案。

  第一修正案的原文是:”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

  (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

  一家商业公司封掉平台上的个人账户,条文上确实与宪法第一修正案没啥关系。

  然而,美国的法律,不仅仅只有一条宪法第一修正案。真正与推特封杀特朗普有关的,是另一条非常简短的法规。

  这一条法规,就是著名的1996年美国《通讯规范法》(Communication Decency Act)的第230条规定,“任何交互式计算机服务的提供商或者用户不应被视为另一信息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任何信息的发布者和发言人。”

  这条法规,就是特朗普经常在推特上提到的Section 230。规定了互联网公司无须为第三方或用户在他们平台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

  这一条法规在实际执行中,有两面:第一面是:互联网公司无须为平台上的第三方信息负责;另一面是互联网公司无须为他们善意删除平台内容的行为负责。这个条款,是互联网公司的最大保护伞。

  这个条款的制定是可以理解的,在互联网发展的初期,互联网公司确实无法逐一审核平台上的海量信息,并为他们承担责任。但这个条款在给互联网公司免除责任的同时,也赋予了互联网公司巨大的权力,意味着他们可以任意处理平台上的用户信息和用户资产。

  对于传统媒体来说,他们具有对内容的完全权力,可以决定刊发还是不刊发某个内容。但同时,他们也必须为自己发表的内容负责,承担法律责任。

  而对互联网平台,他们获得了和传统媒体一样,甚至更大的内容方面的权力,却不需要对内容承担责任。这个无疑是不公平的。

  当然,这个条款怎么改,是否可以废除,不是我能评论的。但有一点毫无疑问,这个条款的权力和责任并不对等,给了互联网公司巨大的,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仅仅用推特是商业公司为理由,就认为可以肆意封号,这一点说不过去。

  虽然互联网公司的用户协议都是完全偏向公司的不平等条约,用户在互联网平台上积累的资产,平台也不应当有100%的处置权力。

  3、

  媒体,在美国一直被认为是行政、立法、司法之外的第四权。媒体何德何能,能与总统、国会、最高法院并称为美国权力架构的支柱之一?

  为什么律师和媒体人会比较喜欢美国?很简单。这两个职业,在美国的政治地位远远高于中国。律师和媒体人看到他们的同行在美国呼风唤雨,钦羡向往之心自然油然而生。

  律师在美国政治中的力量,很多中国人都算是了解。而媒体在美国的力量,吃瓜群众了解不多。特朗普利用社交媒体的力量,冲破了传统媒体的围追堵截,更让吃瓜群众轻视了美国传统媒体的力量。

  这次,美国互联网媒体平台的集体发力,就让一个在任总统,虽然落败但仍获得7000万张选票的具有巨大全国性影响力的人物,一下子“社会化死亡”。

  4、

  媒体行业联合封杀政治领袖,在美国历史上并不是第一次。

  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无线电广播的用户规模实现了指数化增长。广播被证明比印刷出版物更强大。因为语音能迅速把内容传达到数千万听众,即使文盲也可以听得懂广播内容。广播让政治内容的传播不再局限于精英群体。

  美国的政治野心家充分认识到了新媒体的潜力,在大萧条导致民粹主义情绪高涨时,广播电台迅速被民粹主义政治家用来传播自己的观点。

  他们中佼佼者就是库格林神父。

  库格林(Coughlin)是天主教神父,在底特律郊区出任牧师,他在密歇根州奥克市于1926年成立了“小电台广播联盟”,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他的政治观点比特朗普更加激进,极端右翼、反犹、种族主义,很接近纳粹的观点。他迅速获得了全国性的影响力,他的办公室每周收到来自听众的多达80,000封信,电台的听众人数估计每周可达3000万,占美国当时人口的四分之一。

  由于库格林越来越多地抨击罗斯福总统的政策。政府决定,尽管第一修正案保护言论自由,但由于广播频谱是“有限的国家资源”。因此,它需要被作为公共财产加以管理。当局为了抑制库格林,对广播电台强加了新的法规和限制。当局要求正规广播电台获得许可证,运用许可证制度向广播电台施压要求他们禁止放送库格林的广播。政府随后也宣称政府机构(FCC)拥有监管广播电台内容的权限。

  1939年10月全国广播行业协会(NAB)通过了一项旨在针对库格林的规定,并最终在1940年5月将他彻底在广播电台行业封杀。

  在美国,如果出现了与主流意识形态不一致,同时影响力巨大的民粹主义领袖时,美国的体制会坚决的将其封杀。

  5、

  特朗普还有没有翻身的机会。现在还不知道,但我觉得存在相当的困难。在现在互联网的垄断环境下,特朗普自己建一个媒体的难度不小。就算建成了一个媒体,移动互联网又被苹果和谷歌所控制,比如Parler这样的亲特朗普的媒体平台,就已经被谷歌下架,苹果也威胁会把Parler下架。

  网红如果无法保持曝光,影响力就会迅速下降。特朗普想翻身,就得迅速采取行动了。

  这次封杀特朗普事件,也让全世界都看到了互联网平台在政治上的巨大力量。互联网社交媒体可以造就特朗普,造就一个美国总统,也可以一夜之间让他销声匿迹。

  相信世界各国,未来都会更加重视互联网主权。而中国之前维护自身互联网主权的行为,现在看,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