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西西弗评论 > 拜登想走“中间路线”?恐怕没这么容易

拜登想走“中间路线”?恐怕没这么容易

文/老C
 
 
1、
 
 
美国大选,已经结束一个多月了。特朗普的嘴炮打了一个月,也没有任何实质的东西。除了最狂热的川粉外,已经没啥人相信特朗普还能翻盘。拜登已经板上钉钉,是下一任美国总统了。
 
这一个月,拜登陆续公布了他的内阁成员,和部分执政方略。从目前的情况看,拜登将是一个非常标准的,职业政客出身的建制派总统。拜登将不会比奥巴马的政策路线有太大的改变,如果说改变,也会是比奥巴马更加偏传统建制派。
 
在民主党初选时,桑德斯在头几个州所向披靡,有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的可能。惊慌的民主党建制派立马团结起来,劝退了其他的建制派候选人,把全部力量都集中到拜登身上。最终,拜登在南卡初选中一举翻盘。
 
2016年,桑德斯和希拉里一直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影响了民主党选民的团结。这一点多少也是希拉里最终败北的原因之一。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拜登与桑德斯谈判,忽悠这个傻老头,说拜登在政策上会更偏向进步派,也会吸纳进步派进入拜登的政府。
 
这个傻老头就再次被忽悠,很快退选了,发动进步派支持拜登。拜登胜选后,立刻翻脸不认人,在阁员的选择和政策上,很明显抛弃了民主党进步派。
 
桑德斯在11月25日,在媒体发表了一篇文章,表达了自己的悲愤和失望。(文章的全文翻译放在文后)他说:
 
“如果民主党想避免今后失去数百万张选票,它就必须挺身而出,为我国的劳动家庭提供帮助,因为这些家庭今天面临的经济困境比大萧条以来任何时候都要严重。民主党人必须用言语和行动表明,共和党自称是劳动家庭的政党,是多么的虚伪。
 
而为了做到这一点,民主党人必须有勇气与强大的特殊利益集团对抗,他们已经与这个国家的工人阶级战争了几十年。我说的是华尔街、制药业、医疗保险业、化石燃料业、军工联合体、私人监狱工业联合体以及许多继续剥削员工的盈利公司。
 
如果民主党不能表明它将站出来对抗这些强大的机构,并为这个国家的劳动家庭--黑人、白人、拉丁裔、亚裔美国人和土著美国人--积极奋斗,我们将为2024年另一个右翼独裁者当选铺平道路。而这位总统可能比特朗普更糟糕。”
 
桑德斯的这些话,部分正确。
 
 
 
2、
 
 
导致特朗普2016年上台的那些因素,在2020年并没有消失。2016年大选,如果说很多选民是因为讨厌希拉里而投了特朗普的票,2020年大选,则完全是一次对特朗普本人的信任投票。特朗普 和 “只要不是特朗普谁都可以” 的一次投票。
 
当然,投票结果是特朗普失败了。但是,特朗普的那些支持者,那些川粉们,对特朗普的信任和崇拜并没有因为大选失利和削弱。2020年,与其说是更少人支持特朗普了,不如说是民主党成功的动员了更多的人出来投票反对特朗普。毕竟,2016年,特朗普拿到了6300万张选票,这次,他拿到了7400万张。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普选票第二多的总统候选人,第一是这次的拜登。
 
这7400万张投特朗普的人,对特朗普的热爱崇拜和支持,远远大于投拜登的选民对拜登的热爱与支持。选民投特朗普是因为他们热爱崇拜投特朗普,投拜登只是因为他们反对特朗普。
 
在大选结束十几天后,经济学人和YouGov的民意调查中,投票给特朗普的选民中有88%,认为拜登的当选是非法的,而共和党人中有84%这样认为。Monmouth的一个民意调查的结果类似,投票给特朗普的人中有77%认为拜登是靠选举舞弊才获胜的。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给特朗普投票的有7400万人,在总选票中差不多48%。按这个比例,40%的美国投票的选民认为,拜登的当选是非法的,选举是存在舞弊的。
 
 
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拒不承认选举失败,用各种方法胡搅蛮缠,这些举措都是非常成功的。他成功的让自己的支持者相信,2020年选举失败,不是他自己的责任,而是民主党作弊。特朗普支持者的愤怒,会让特朗普或者未来继承特朗普主义的人,在2024年卷土重来。
 
 
3、
 
 
而拜登,在利用完了桑德斯和进步派当选之后,从他的议程和人事安排上,他完全没有考虑采纳进步派的政治观点,也不会把进步派的成员放到关键岗位上。拜登的民主党政府,就是一个完全的建制派政府。民主党进步派如同一块用过的抹布,被建制派利用后无情的抛弃。
 
民主党进步派会发现,他们从拜登政府中,什么也得不到。在这种情况下,对民主党进步派的支持者来说,胜选的欣喜会迅速消失,在拜登政权下,他们只会得到一次次的失望。
 
在2024年,民主党还能全党团结一致,动员起进步派的力量吗?
 
拜登的策略很清晰,走中间路线,联合建制派。拜登的如意算盘是,不仅仅是联合民主党的建制派,还希望与共和党的建制派合作,团结大多数人,做一个所有美国人的总统。
 
拜登对民主党的进步派采取拒之门外的态度,但一再对共和党建制派示好。拜登希望,与共和党建制派合作,左手拒绝民主党进步派,右手打击共和党特朗普极端势力,实现两党建制派大合流。拜登知道,共和党建制派内心深处,对特朗普这样一个闯入他们地盘的外来者是又嫉又恨的。如果能从共和党内排除特朗普的影响,同时又不让这些建制派政客失去选票,他们会求之不得的。
 
这是拜登的如意算盘,重新团结美国(建制派的美国),弥合分裂,做全体美国人的总统。
 
然而,拜登的如意算盘能实现吗?要知道,当年奥巴马也是抱着弥合分裂的崇高理想登上总统宝座的。但奥巴马的八年,不但没有弥合分裂,反而催生了特朗普。
 
PBS有一部非常不错的纪录片《美国大分裂,从奥巴马到特朗普(America’s Great Divide: From Obama to Trump)》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本来颇有点理想主义的奥巴马,在美国政治的泥潭中,不但没有团结美国,反而创造了巨大的分裂。
 
 
 
4、
 
 
我的观点是:拜登虽然是个老白人,在政治历史上也以善于和稀泥,搞人际关系而著称,但他也做不到弥合美国的分裂。
 
共和党的建制派精英虽然讨厌特朗普,但他们已经充分认识到,在共和党选民中,特朗普仍然拥有极高的人气和支持度。要知道,在美国的选举体制下,一个政客想脱颖而出,首先是要在党内的初选取胜。在美国也许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支持特朗普,但在共和党内,特朗普的支持率和认可率高达80%以上。
 
一个立场不坚定的,不追随特朗普主义的共和党政客,连党内初选这一关都过不去。
 
如果说2016年共和党的初选,特朗普是涉险过关。目前,共和党内部已经没有一个政客,有特朗普这样巨大的影响力和广泛的共和党选民的支持。
 
共和党的建制派精英,在大选后几周都不愿意认输,默许和鼓励特朗普去撒泼打滚,破坏美国制度的根基。这说明了共和党建制派已经认识到,只有特朗普和特朗普政治路线,才能挽救共和党。共和党的选民坚定的支持特朗普和他的民粹主义政治路线。而选举政治下,政客的位置,取决于选民的选票。
 
在这个大势下,纵然建制派精英讨厌甚至蔑视特朗普,他们也别无选择,只能跟着特朗普一条道走到黑。我认为,特朗普对共和党的影响力,并不会随着他这次的下台的消失。
 
 
 
5、
 
 
现在离美国新总统就职只有不到2个月了,我认为,特朗普最终会无可奈何的交权,放弃权力。但他不会认输,只要他的身体还允许,他会尝试在2024年卷土重来。特朗普的下台之日,就是他2024年竞选开始之日。
 
虽然特朗普下台了,特朗普仍会继续运用自己的影响力,批评、指责、谩骂民主党和拜登。把所有的好事,比如疫苗的普及,都算在他的头上,所有的坏事都扔给拜登。
 
虽然美国的主流媒体都认为,特朗普一旦败选就是彻底完蛋,他会完全销声匿迹。但我认为,特朗普的声音,不会从美国政治里消失。
 
对特朗普深恶痛绝的主流媒体(包括FOX在内),会继续封杀特朗普。但是,特朗普会创造扶植新的媒体,继续发声。和FOX当年靠收割右翼保守派观众起家一样,会有新的右翼媒体,试图发掘这7000万特朗普支持者的巨大商业价值。
 
特朗普会继续动员他的支持者,宣扬仇恨,会继续撕裂美国社会。特朗普虽然已经很肆无忌惮很疯狂,但他在总统大位上多少还会收敛一点,一旦下台,他的行为会更疯狂和不可预测。
 
共和党会继续团结在特朗普主义周围,用一切手段给拜登使绊。拜登对共和党建制派的迎合和妥协,并无法让他赢得共和党建制派的支持,相反,他的妥协会让民主党内的进步派对他失望。
 
特朗普是一个异数,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并不仅仅是四年。对美国来说,幸运的是特朗普已经70多岁了,如果特朗普是五十多岁,那才真的是一个难以预测的局面。
 
 
6、
 
 
拜登很快会意识到,他的团结全体美国人的梦想是镜花水月。特朗普的影响力,会继续纠缠在他任职的四年中。
 
当然,拜登也可以激进一点。特朗普的小辫子也很多,可以用司法手段狠狠搞特朗普,想法把他搞进监狱,彻底消除威胁。但如果拜登真的这样做了,特朗普在他的支持者的心目中,会是一个殉道圣徒般的角色。而美国的内部撕裂,将被扯得更开。
 
 
桑德斯意识到了这一点,认为民主党要解决问题,必须设法解决贫富差距扩大,普通人没有上升机会的问题,去努力争取特朗普的愤怒的支持者。然而,拜登不会这么做,他会坚持走建制派路线,上层路线,从克林顿到奥巴马一脉相承的所谓中间路线。
 
这个情况下,特朗普本人,或追随特朗普政策的新的右翼民粹政治家,很可能会在2024年卷土重来。
 
 
 
 
 
如何避免未来的专制主义者?赢回工人阶级是关键
 
 
 
伯尼-桑德斯
 
 
 
我国一部分工人阶级仍然相信唐纳德-特朗普维护他们的利益。我们必须赢得他们的支持。
           
目前统计,有近8000万美国人投票给乔-拜登。以此投票反对唐纳德-特朗普的专制偏执,世界可以集体松一口气。
 
但选举结果也确实揭示了一些应该引起关注的问题。特朗普获得的选票比2016年多了1100万张,增加了他在许多贫困社区的支持率--那里的失业率和贫困率很高,医疗和托儿服务不足,人们受到的伤害最大。
 
对于一个总是撒谎的总统来说,唐纳德-特朗普最离谱的谎言可能是他和他的政府是我国工人阶级的朋友。
 
事实是,特朗普在他的政府中安插的亿万富翁比历史上任何一位总统都要多;他任命了强烈反劳工的成员进入国家关系劳工委员会(NLRB),他给非常富有的人和大公司提供了巨额的税收优惠,同时提议大规模削减教育、住房和营养计划。特朗普试图将多达3200万人从他们所拥有的医疗服务中抛出,并制定了要求削减医疗保险、医疗补助和社会保障的数百亿预算。
 
然而,我国某一部分工人阶级仍然相信唐纳德-特朗普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
 
当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生活在恐惧和焦虑中,因为不公平的贸易协定而失去工作,实际美元收入不比47年前多的时候,他的支持者认为他是一个强硬的人,是一个 "斗士"。他似乎几乎每天都在和所有人战斗。
 
他宣称自己是 "沼泽地 "的敌人,不仅攻击民主党人,而且攻击与他不是100%一致的共和党人,甚至攻击自己政府的成员,他宣称他们是 "深国(Deep State) "的一部分。他攻击曾是我们长期盟友的国家领导人,以及州长、市长和我们的独立司法机构。他抨击媒体是 "人民的敌人",并对移民社区、直言不讳的妇女、非裔美国人社区、同性恋社区、穆斯林和抗议者进行无情的攻击。
 
他利用种族主义、仇外心理和偏执狂来说服广大的美国人民,让他们相信他关心他们的需求,而事实却完全不是这样。他从第一天起,唯一的兴趣就是唐纳德-特朗普。
 
乔-拜登将于1月20日宣誓就任总统,南希-佩洛西将出任众议院议长。根据佐治亚州特别选举的情况,目前还不清楚哪个党将控制美国参议院。
 
在拜登执政的头100天里,民主党人的工作是明确他们站在谁的一边。
 
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如果民主党想避免今后失去数百万张选票,它就必须挺身而出,为我国的劳动家庭提供帮助,因为这些家庭今天面临的经济困境比大萧条以来任何时候都要严重。民主党人必须用言语和行动表明,共和党自称是劳动家庭的政党,是多么的欺诈。
 
而为了做到这一点,民主党人必须有勇气与强大的特殊利益集团对抗,他们已经与这个国家的工人阶级战争了几十年。我说的是华尔街、制药业、医疗保险业、化石燃料业、军工联合体、私人监狱工业联合体以及许多继续剥削员工的盈利公司。
 
如果民主党不能表明它将站出来对抗这些强大的机构,并为这个国家的劳动家庭--黑人、白人、拉丁裔、亚裔美国人和土著美国人--积极奋斗,我们将为2024年另一个右翼独裁者当选铺平道路。而这位总统可能比特朗普更糟糕。
 
乔-拜登在竞选总统时,提出了强有力的支持工人阶级的议程。现在,我们必须为将这一议程付诸行动而奋斗,并大力反对那些阻挡这一议程的人。
 
你站在哪一边?"是一首民歌,由弗洛伦斯-里斯(Florence Reece)创作。当工会在1931年在肯塔基州举行罢工时,他是联合矿工的组织者。
 
民主党人需要绝对清楚地表明他们是站在谁的一边。
 
一方支持结束让人无法吃饱的最低工资,将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一方不支持。
一方支持扩大工会。一方不支持。
一方支持通过应对气候变化和重建我们残破的基础设施来创造数以百万计的高薪工作。一方不赞成。
一方支持扩大医疗保健。一方不赞成。
一方支持降低处方药的成本。一方不支持。
一方支持带薪探亲假和医疗假。一方不支持。
一方主张为美国每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普及学前教育。一方不赞成。
一方主张扩大社会保障。一方不赞成。
一方主张让工薪家庭免去公立学院和大学的学费,并消除学生债务。一方不赞成。
一方支持结束一个破碎的和种族主义的刑事司法系统,并投资于我们的年轻人的工作和教育。一方不支持。
一方支持改革并使我们的移民系统公平和人性化。一方不支持。
 
民主党人在拜登政府的头100天里的工作是使其人民绝对清楚他们是站在谁的一边,谁是在另一边。这不仅是良好的公共政策 加强我们的国家, 也是未来赢得选举的方法。
 
伯尼-桑德斯是美国参议员。他代表佛蒙特州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