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西西弗评论 > 特朗普通俄,还是拜登通中? - 美国媒体的彻底党派化

特朗普通俄,还是拜登通中? - 美国媒体的彻底党派化

文/老C

1、

自从纽约邮报的那篇关于美国总统候选人拜登之子亨特拜登遗失硬盘信息的文章发表后,美国媒体对这篇猛料的态度就是完全两极分化。

FOX和纽约邮报这样的右翼媒体自然是连篇累牍的头条报道,把拜登和他的儿子描述成一个腐败政客

 

 

左翼媒体则是把这个事件描述成特朗普串通俄罗斯的又一证据。说拜登的硬盘不是丑闻,特朗普通俄才是真正的丑闻。社交媒体上各种关于这个硬盘内容是伪造的所谓证据。

 

纽约时报发表的文章认为:

”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事件就是俄罗斯“攻击和泄露”行动的滑稽翻版,该行动曾导致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2016年竞选总统时受挫..... 特朗普核心圈子里的某人正在直接与——至少根据美国政府的说法——一名俄罗斯特工合作。“

”大多数有声誉的记者都不愿上钩;朱利安尼发现的这些材料实在让人起疑......该硬盘来源不明,据报道,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它是否与外国虚假信息宣传有关......”

“要是真有什么重磅故事,几乎可以肯定,那也是关于朱利安尼的肮脏伎俩,而不是乔·拜登的任何不当行为。”

两边媒体的嘴仗让我这个吃瓜群众感到扑朔迷离,不是哪一边占理。相信,美国的选民一样无法分辨问题的真相。

在如此尖锐的对立之下,相信这个猛料是不会改变选举的结果。相信特朗普的“红脖子”,依然会支持他,相信拜登的“自由派”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态度

到底哪边说的是真的?就是特朗普通俄,还是拜登通中?

2、

因为美国媒体的倾向性太过于明显,我也没有就这个问题写任何文章。因为没有第一手信息,谁也不知道谁是谁非。

10月20日晚上,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关于拜登儿子亨特拜登遗失硬盘丑闻的编辑评论文章。这篇文章虽然是个观点,“Opinion"。但是以编辑部的名义发出的,可以说是代表了报社的观点,相当于社论了。

在美国媒体的倾向性分类中,华尔街日报还算是比较中立,稍微偏保守。另外,与FOX和纽约邮报也算是一个相对严谨一点的媒体。我就把这篇文章的内容,和读者大体介绍一下:


 

即使拜登获胜,这个故事也不会没有解释就消失。

 

大多数媒体都忽略了Hunter Biden笔记本电脑中发现的电子邮件,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是新闻。乔·拜登(Joe Biden)有义务回答有关其儿子的影响力兜售以及他自己的财务往来的问题,尤其是有关中国的问题。

 

上周,《纽约邮报》获得了据称属于亨特的一台笔记本电脑的内容。 《邮报》一直很透明,说它是从特朗普律师鲁迪·朱利安尼那里获得硬盘驱动器的副本的,他说他是从特拉华州一家电脑维修店的老板那里收到的,该店于2019年被废弃。拜登称其为“抹黑行动”,但众议院情报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民主党人)说没有任何证据是“来自俄罗斯的虚假信息”。

 

国家情报局局长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说,政府没有情报来支持有关虚假信息的指控。从2019年4月开始的维修店订单中包含Hunter的姓名以及他的签名。商店老板提供传票,显示计算机和硬盘驱动器已于2019年12月被联邦调查局(FBI)没收。拜登(Biden)竞选团队并未表示电子邮件是伪造的。

 

有关亨特在乌克兰业务的电子邮件已被广泛报道。但令人着迷的是,2017年5月的电子邮件主题包括与六个人的“报酬”讨论,这是与现已不复存在的中国能源巨头华信集团(CEFC China Energy,其董事长叶简明已经被逮捕)进行商业交易的一部分。几年前,这家中国公司成为国际新闻,此前美国政府指控一家由CEFC资助的组织洗钱,其首席执行官被中国当局拘留。

根据邮件显示,拜登父子都在2017年受益于与CEFC达成的交易。一封电子邮件似乎将Hunter Biden标识为“主席/副主席,取决于与CEFC达成的协议”。邮件还包括 “给H20”,以及“H替大佬代收10”这样的文字。

 

福克斯新闻社(Fox News)表示已经与一位收件人确认了电子邮件的真实性,消息人士称,“大佬”是乔·拜登(Joe Biden)。2017年8月,来自“罗伯特·拜登”(亨特的法定名字)的一封电子邮件表明最初的交易是每年1000万美元的费用,但此后“由于项目对我和我的家人来说变得更加有趣”,因为其中包括了一部分“股权和利润”。拜登(Biden)竞选团队说,拜登的纳税申报表并未显示与中国投资有关。

 

民主党媒体的观点是,即使这些最新的电子邮件是真实的(拜登一家也没有否认其真实性),但他们也无法证明拜登先生违反了任何法律。但是,重罪并不是政治行为的最低标准。拜登先生于2017年是一名普通公民,但正在考虑竞选总统。一项可能使他(或他的儿子)成为与中国有联系的实体的合伙人的交易引发了有关他的判断以及他当上总统后将如何处理中国问题的质疑。

 

乔·拜登(Joe Biden)应该出于自己的政治利益而为澄清事实。他是电子邮件中的“大佬”吗?这笔交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中国将是拜登先生最严峻的外交政策挑战之一,一旦他当选,无法解释的文件并不会因此消失。如果共和党人继续保有参议院多数,可以肯定会有更多的挖掘工作。

 

特朗普总统一如既往地以不适当的要求使这一事实陷入混乱,他要求司法部调查潜在的犯罪行为。但是,真正的责任应该落在拜登先生和新闻界身上。也许乔·拜登(Joe Biden)没有参与其中,而亨特(Hunter)则用父亲的名字来发展自己的商业利益。但是乔·拜登(Joe Biden)也很可能意识到CEFC的业务,并且不愿意告诉儿子他不能以父亲的名字和职位进行交易。

 

无论真相如何,迄今为止,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记者是唯一勇敢地询问电子邮件的人,拜登给出了特朗普式的否认。公众应该得到更好的对待。

 

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可能会出现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面前,以解释该公司针对《纽约邮报》文章的史无前例的封杀,这可能会使乔·拜登竞选活动感到尴尬。


 

3、

根据纽约邮报的内容,亨特拜登硬盘中更多的内容还是关于乌克兰的。但因为美国人现在谈”中“色变,中国问题能吸引眼球。华尔街日报也就重点聊了硬盘中关于中国的电子邮件。

这件事的是是非非,中国吃瓜群众并不关心。美国这四年,左右两派往死了互撕,让我们看到了灯塔国的世间百态:

曾经标榜客观中立的媒体,现在按党派站队互撕。

亿万富翁用各种方法逃税,特朗普这样的富豪,一年纳税几百美元。

资深政客的儿子用各种方法,为自己谋取巨额。

拜登上台后,能通过退让和解,弥合美国两派之间的分歧吗?我看有点难。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