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西西弗评论 > 请不要再给杀害无辜者找理由了

请不要再给杀害无辜者找理由了

文/老C

 

  1、

  在安顺公交车司机这个事调查报告出来之后,我在微博上发了一篇短文,希望一部分舆论大V,不要再去为这个犯罪者找理由,发掘他杀害二十个无辜生命背后的故事。

  然而,和之前每次类似的事情一样,一部分大V们仍然在继续用他们惯用的方法,来发掘这个凶手背后的故事,为他找杀人的理由。

  这些大V觉得,自己是良心的代表,是在为苍生说人话。但我看完之后,心惊胆战。

  今天,又看到了一篇这样的文章。

  文章的第一句话是 ”如果家都不存在了,我们为什么还需要这个世界?“

  这句话令人毛骨悚然。中国每年离婚人数几百万对,符合”妻离子散“这个标准的人肯定是百万以上。全世界估计每年千万人级别吧。无家可归的人,美国的统计有接近60万。家都不存在的人,全世界实在太多太多。很多很多的人都没有家,但这个世界还在这里。

  另一个作者说:”我们可以透过这个人,看见一群人,看见他们的无助和绝望。看见,很重要。“

  这个司机,有稳定工作,有自己的住处(租亲戚的房),还有一个自己不愿意住的公房,拆迁补了7万多。中国14亿人,他应该排到中间水平问题不大。有7亿人还不如他,他怎么就无助和绝望了???

  所谓的无助和绝望都是他自己的问题。

 

 

  在一篇4000字的文章中,有三行,谴责了这个司机。后面全部是追问诱因。

 

 

  文中说,这个司机不是天生犯罪人,因为之前没有犯罪记录。这个论断有些天真了。

  在挪威杀死77个人的布雷维克,之前也没有犯罪记录。新西兰杀死50人的布伦顿·塔兰特也没有犯罪记录。在美国拉斯维加斯杀死58个人的史蒂芬帕多克,也没有任何犯罪记录。在美国弗吉尼亚理工杀害33个人的赵承熙(韩国人)还是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如果我们把世界上一次杀死20人以上的凶手的资料都收集齐全,我认为,会发现里面相当大的比例的人,是没有犯罪记录的。

  出现了这样一个极端的案例,某作者就把这个归咎于”反人性社会“。

 

 

  某作者说:“当我们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律,最后自己也将被践踏。”

  这句话很煽情,但我不理解了,这里的“我们”指的是谁。我相信在中国,肆无忌惮践踏法律的人是极少数。谁是里面的我们?

  出现了一个杀人的疯子?社会就没有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吗?挪威,是人均收入首屈一指,贫富差距非常小的和谐社会。不也出了杀害77人的疯子?

  一个疯子,就能摧毁全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吗?

  美国这么多枪击案。社会对这个的应对不也是靠呼吁控枪?

 

 

  某作者接着说:“如果这个社会不能够提供安全,不能够免于恐惧,不能提供发展的机会,也不能分享文明进步的成果,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这个社会呢?”

  这个社会又是哪里的社会呢?中国的社会不够安全吗?人民不能免于恐惧吗?人们没有发展的机会吗?不能分享文明的成果吗?

  还是那句话,杀人的疯子,什么社会都有。社会是否安全,要看统计数字,而不是个案。

 

2、

  2009年到2014年,发生过三起公交车纵火案。

  成都“6·5”公交车燃烧事故:2009年6月5日8时许,在四川省成都市三环路川陕立交桥进城方向下桥处,一辆9路公交汽车突发燃烧,造成乘客中27人死亡、74人受伤。犯罪嫌疑人张云良已当场死亡。

  6·7福建省厦门BRT公交爆炸案:2013年6月7日下午6时22分,发生在厦门BRT快1线途经金山站往南500米处发生的公交车起火事故。事故造成47人死亡、34人受伤。嫌犯陈水总当场被烧死。

  7·5杭州公交车纵火案:2014年7日5日下午5时,杭州一辆7路公交车途经东坡路与庆春路交叉口时车内起火燃烧。事故造成30多人受伤,其中重伤15人,无人员死亡。犯罪嫌疑人包来旭重伤。

  其中,陈水总这个案子是最有名的,当时舆论上也有各种所谓的“反思”。

  这三个人,都有自己的所谓理由。

  张云良在2006年到成都后一直没有正当职业,主要经济来源靠女儿资助。2009年,女儿因其又嫖又赌,减少了给他的生活费,张云良遂多次以自杀相威胁向家人要钱,并流露出悲观厌世的情绪。

  陈水总,生活窘迫,靠打零工艰难度日。他自述户口迁移过程中因为派出所年龄填写错误,社保退休没能及时办下来。

  包来旭:包来旭曾于去年10月5日在杭州某医院进行治疗,当时他有发热、咳嗽和咳痰等症状,医院诊断为肺结核。他在该院结核内科住院一周后出院,住院费为6789元。医生透露,单纯治疗结核的药物并不算特别贵,每个月花费不到100元。但治疗效果不是特别好。据包来旭的雇主金英介绍,“包来旭去杭州看肺结核花了很多钱,还没医好。

  不光是这些凶手,任何一个自杀走上绝路的人,往回找,都能找到理由。家人生活费给少了,不够他赌和嫖了;政府对他不好了;医院病没治好了,都是他们所谓的理由

  如果去看海外的案例,这种理由更多了。失业的、破产的、老婆出轨的、反移民的,反同性恋的,白人至上的,都可以是开枪杀人的理由。拉斯维加斯那个枪击案凶手据说是个有四套房子的百万富翁。

  人间不是天堂,没有社会能够解决所有人的问题。要想让一个社会每个人都开心快乐,心理健康,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3、

  2018年2月,佛罗里达道格拉斯高中,一名19岁的枪手夺走了17条生命。

  1999年,科罗拉多的格罗比纳高中,一个18岁和另一个17岁的学生,杀死了13个人。

  心理学家对这类杀人犯有很多分析:

  愤怒这种情绪,每个人都体验过。有的人生气会大喊大叫,有的人会砸东西,有的人会喝酒。把情绪发泄出去就好了。有的人更极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用打人来发泄自己。

  其中有少部分人,这些情绪淤积在心里,散不掉。这些人会得心理疾病,比如抑郁症。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会去寻求家人、朋友或者心理医生帮助。但其中的很少一部分情况会变得更糟,选择自杀。

  之前我有文章讨论过自杀问题。自杀是任何社会都避免不了的现象。自杀固然是伤害自己,伤害家庭,但至少不会伤害无辜者。

  但对于更极端的一小部分人来说,仅仅自杀是不够的,他们会选择一种“报复性的自杀”,比如在背叛自己的爱人的面前自杀,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死亡。

  而另有些人,采取更极端的报复,去毙掉女朋友或敌对的上司,这些人就是犯罪了。

  对于最极端的,极为少数的人来说,这些还不够平息他们的愤怒。他们坚持认为,生活就是地狱,这并非他们的错,如果他们选择去死,别人也要。

  做出这种极端行为的人,往往自己有一套逻辑,认为他们做的事情是对的,是社会欠他们的,所以他们有权对社会进行报复。

  这种把自己碰到的问题,无限归因于他人和社会的心态,会导致一个人越来越偏激。越来越仇视社会。

  极端攻击行为会被模仿。

  美国在2015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多数枪击施暴者都是崇拜类似案件凶手的信徒。如1999年造成13死24伤的格罗比纳枪击后(Columbine High School massacre),有21起类似的枪击(导致89死)、警方阻止了53起预谋枪击。

  经过调查,凶手都提及下手是想达到比格罗比纳枪击杀更多人的目标。

  极端情绪是会传染的。即使是给这种极端行为找个归因,都是不妥当的。

 

4、

  人的本性是,功归于己,过归于人。功劳是我的,错误推给别人是人的天性。

  但人在社会上生存发展,就必须要克服自己的本性。过归己任,功让于人,才是正确的人生态度。当然,职场上发展,更准确的态度应该是过归己任,功让于上。

  某些人一贯“定体问”的态度,从某种意义上就是迎合和鼓励了这种过归于人的天性,从而也能收割一批读者和流量。

  但这个人生态度是消极负面的。

  首先,过归于人或体制,往往就不会找自己的缺点,缺乏提升自己的动力。对个人发展没什么好处。

  其次,养成了这个习惯,就会变得越发偏激,对不顺心的事情更加愤怒不平。

  最终,认为一切都是别人的错,不是自己的错。

  把自己的痛苦发泄在无辜人身上的,这些杀害无辜者的凶手。他们的第一步,也许就是任何事情都诿过于人,诿过于社会的习惯。

  

5、

  一个对这种问题,健康的舆论态度是什么呢?

  坚决谴责这种行为和凶手,不为他找任何理由。

  不能按闹分配,不能鼓励任何极端行为,显性隐性的都不可以。

  社会问题和凶手行为无关。不能把凶手的行为归因到社会矛盾。

  全社会应该加强对心理健康的教育。抑郁症是种病得吃药。早吃药早干预。

  社会发展中的问题,就事论事。发现问题努力解决问题,一步步向前走。

  潜在的犯罪者会为自己找走极端的理由。他们要证明:他们没错,是社会欠他们的,他们所有的报复都是正当的。

  所以我们不能给他们这个理由,一点都不能给。不能给其他潜在犯罪者模仿的借口。

  类似的事情,中国有,国外也有。现在有,未来还会有。

  我们不会因为空难就拒绝乘机,也不会因为车祸拒绝出门。

  我们不需要为此恐慌,这就是小概率事件。

  谴责凶手,不给他找理由,然后就继续过我们的生活吧。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