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西西弗评论 > 脑洞演绎一下 腾讯 vs. 老干妈背后的真相

脑洞演绎一下 腾讯 vs. 老干妈背后的真相

文/老C

 

1、

  腾讯状告老干妈一事,在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的密切关注下,在有意无意的娱乐化炒作下,成了近几天一个不大不小的舆论热点。

  事情的来龙去脉就不再赘述了,转载一小段新京报的叙述:

  “6月30日,腾讯以拖欠巨额广告费为由,让法院查封了老干妈1624万元的财产作为“财产保全”。正当大家疑惑,去年营收近50亿的一家著名企业为何会拖欠广告费之际,老干妈方发了红头通告:从未与腾讯有过合作。

  老干妈通告发出之后,一时之间,激起了无数吃瓜众的好奇。

  随后,7月1日,贵阳警方发出通报,称三名犯罪嫌疑人曹某、刘某利、郑某君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三人此举的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目前3人已经被刑拘。”

 

2、

  这个事情非常古怪离奇。腾讯是中国首屈一指的超级互联网巨头,按市值排行,是中国头号企业。老干妈也是个家喻户晓的品牌。照理说,双方都不应该在企业运营中,被一个萝卜章给忽悠了。这几个骗子骗到的礼包价值也很有限,好像就是百万元级别,和广告费一千多万差别很大。

  腾讯对这个事情没有官方法律层面的表态,但腾讯的官方微博和B站账号都发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截图和视频。比如:

 

 

  这个事情,谁是谁非。是老干妈白嫖了腾讯,还是腾讯白嫖了老干妈,可能要等待司法上的进一步调查。

  我也想说说我自己根据目前的有限信息,做的演绎和推理。也借这个事情,聊聊我自己分析问题的方法,供各位读者批判。

 

3、

  我自己看事物,分析问题一般本着几个基本原则:

  世界服从正态分布。太离奇的事情,往往可信度不高。

  争议的双方,一定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去叙述问题。每个人的叙述都是事物的一个侧面。

  没有人是傻瓜。每个人的行为背后都有原因,腾讯和老干妈这样的公司更不是”憨憨“。

  下面我就用这几个原则和目前手里的信息分析推理一下这个事情的背后。只是一家之言,纯属虚构,可能和真相相差万里。

  从媒体报道上,腾讯旗下的QQ飞车和老干妈的合作持续了不短的时间,投入了不少推广资源。

 

 

  QQ飞车和老干妈做了限定版的老干妈礼盒。

  QQ飞车和老干妈的这个合作,拍了视频广告,出了人物皮肤,画了漫画。

  整个事情,怎么可能老干妈一无所知呢?

  这个礼盒就是很明确的证据。难道是腾讯或者三个骗子,把老干妈原来的包装纸撕掉,然后换成QQ飞车限定版的包装纸?

  瓶盖颜色还不一样呢,得去买了老干妈的辣酱,然后把辣酱取出来,装到了这个新的QQ飞车版玻璃瓶中才行?

  很明显,这些限定版的玻璃瓶和装瓶过程,就是在老干妈自己的车间里生产出来的。老干妈不可能对这个事情一无所知。

  以这次跨界合作的声势,以及这个限定版玻璃瓶,老干妈不可能对这个事情一无所知。这个合作本身,一定是老干妈知情的。

 

4、

  但如果是老干妈真的签了协议,承诺支付1600万广告费,完全抵赖不认,似乎也不太可信。腾讯做为中国第一互联网公司,”南山必胜客“,也不是好惹的,白纸黑字的协议,很难赖掉。

  所谓三个骗子私刻公章,应该不会子虚乌有,也有证据。

  真实情况到底是什么?我的推测是,这次合作本身是存在的,但问题出在合作的细节上。骗子的诈骗也是在这些细节中。

  首先,老干妈和腾讯QQ飞车的合作,不是一种传统意义的广告投放,而是互联网公司和实体经济线下产品的跨界合作。

  在媒体披露中,腾讯称,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这个是一个推广合作,并不仅仅是一份简单的广告投放协议。

  这个,腾讯,老干妈之前也都做过。

  比如,老干妈和男人装也出过限量礼盒。

 

 

  今年3月份,宝马正式和王者荣耀合作,推出了一款名为“引擎之心”的赵云皮肤。这个皮肤号称卖了几个亿。

 

 

  这种跨界合作,是双方的资源互换。线上和线下品牌的联动。

  线下的产品借助线下零售渠道做品牌在线下的露出。而线下的产品也可以在销售中获得线上品牌的加持。

  王者荣耀和雪碧也有这样的合作

 

  魔兽世界和可口可乐的合作

 

 

  这种品牌联动,有时候是双方的品牌影响力相差不大,双方投入的资源也类似,这种情况下很可能双方就都不需要给另一方付费,就是一个纯粹的资源互换。

  以QQ飞车与老干妈的合作,QQ飞车可以在老干妈的线下销售渠道上获得品牌露出。而老干妈可以在QQ飞车的年轻用户中扩大影响力。

  两方平衡的情况下,可能确实都不需付费。但如果,两方并不平衡,一方的品牌影响力更大,或者投入的资源更多,投入少的一方就需要以广告费的形式,向另一方付费。

  这一次,QQ飞车给老干妈投入的推广资源,确实超过了线上线下品牌跨界合作中,正常投入的资源比例。

 

5、

  我对这个事件真相的推测是,这个跨界合作本身是存在的。而骗子为了促成这个合作,在中间沟通中,做了手脚。

  有可能一开始骗子的想法是做中介,牵线拉桥完成老干妈和腾讯的合作,中间赚点钱,比如卖掉腾讯附赠的游戏CDkey来获利。

  中介这个事情,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两边忽悠。和老干妈说,我能搞定腾讯,和腾讯说,我能搞定老干妈。

  骗子对老干妈的沟通叙述可能是,这是一个跨界合作,老干妈并不需要出钱。老干妈一看,反正对我来说来没什么成本,最多就是印一些限量版的包装纸。做就做呗。也提供了一些带有QQ飞车限定款的样品给腾讯。

  2018-2019年,正好是老干妈想做年轻化,扩大购买者群体。也做了很多跨界合作。2019年,老干妈还推出了定制卫衣。

 

 

  骗子对腾讯的叙述可能是老干妈有很大的线下影响力,能帮助QQ飞车拉新用户,扩大用户受众。然后忽悠QQ飞车在游戏内提供大量资源。

  在跨界合作中,腾讯游戏有时候会提供给合作方大量的CDKEY礼包,但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这部分CDKEY礼包都是用来发给最终用户的。比如在外包装上印刷二维码,可以扫码领取游戏内的礼包。这种CDKEY是用来拉新用户的。

  骗子最开始肯定想忽悠成一个双方都不需要付钱的跨界合作。但在过程中碰到了问题:

  一种可能性是在过程中,腾讯认为老干妈方面提供的资源不足,就要求老干妈付一部分补偿广告费用。骗子为了促成这个合作,就私刻公章,假造了一个老干妈同意补偿广告费的协议给腾讯。整个合作是真的,但老干妈同意付广告费是假的。

  另一种可能性是,这个跨界合作中,本来是双方都不需要付钱的。但老干妈有一些需要遵守和完成的责任。比如,完成多少万瓶联名版老干妈的销售,把CDkey印刷到每一瓶的包装上,等等。

  而骗子根本就没告诉老干妈,关于老干妈需要完成的任务,反而把CDkey卖掉了。而规定这些义务的协议,骗子是私刻公章去签的,老干妈根本不知道。

  最终,QQ飞车给了资源,但没有拿到老干妈的资源。老干妈违约了,肯定腾讯不干呀。就按照自己付出资源计算了一个金额,要求老干妈付广告费。

 

6、

  最终,这个事情什么结果,还要等待司法调查。但我相信,腾讯不是憨憨的傻瓜,会因为一个完全子虚乌有的合作,被三个骗子彻底忽悠。

  老干妈应该也不是白纸黑字写了要必须给1600万,就硬着头皮赖账的公司。骗子私刻公章去签约这种事情,应该也确实发生了。

  但不管怎么样,这个事件,引发的对腾讯和老干妈的热度,也能值不少广告费了。

  这个事情不管结局如何,腾讯拿回1600万估计难度不小,最后八成是个受害者。

  但腾讯能借此改变一下自己”南山必胜客“的形象。憨憨的企鹅,比”南山必胜客“可爱多了。

  对两家来说,这次事件都不算坏事吧。

 

 

 



推荐 12